电视机网,丽江,街机游戏,移动电源,大使馆

微型立灯,为什么日本人喜欢制造“微型食物”?


时间:

这正是日本岛国小民卡哇伊畸形心态的体现。这些所谓天照大神的子民们的变态心理,不可理喻。我记得大便形状的面包等所谓的黑色料理也是他们的首创。一个卑微、暴戽,没有出路的民族,我厌恶它们。那些国仇家恨我忘不掉

首先,什么是微型食物

日本这些年来兴起一种微型食物,就是将食物做的很小,一个便当也就指甲盖那么大,简直像来自小人国。这主要用来表演,相关视频在网上非常受追捧,形成风气,甚至在美国也产生了较大的反响。

其次,微型食物体现了日本美学的特色

我们常说中国美食天下第一,如果只从种类来说,此话有道理,但不能忘了,日餐是独立于中餐、西餐之外的世界第三大餐,在米其林名单上,日本餐馆排名明显领先中餐馆,在国外评比的世界十大美食中,寿司排在第一位,也高于中餐。

在江户时期,日本东京拥有1.6万家注册的餐馆,不算路边摊,这个密度绝对排名当时世界第一,去过日本的朋友会知道,日本有很多居酒屋,没家居酒屋的东西差不多,但味道却很不同,一家有一家的做法,每家的做法都不太一样。

在创造理念、精工细作、打造品牌上,中餐应该适当学习日餐。

日餐不太讲求味道,特别重视过程。微型食物体现了日本的这个特色,就是制作起来非常麻烦,其实味道并不更好,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日本美学喜欢强调细节,同样一幅画,中国人会考虑层次、由远及近之类,特别强调整体感,而日本人则专注于细节,只画一砖一瓦,一花一草,觉得过多铺陈背景是没意义的。

这种极简、从细节探寻整体的思维方式,落实到食物上,自然就是微型食物的出现。

其三,微型食物也带有中国文化的影子

众所周知,追求细节、简化背景是宋代文化的特色,唐代喜欢大而浓艳的牡丹,宋代则喜欢小而淡色的梅花。

中餐原本就以微型为主,因中国人日常用筷子,不用刀叉,食物必须切碎,这样方便于吞咽。中国发明的很多美食都如此,比如饺子、混沌、汤圆、棋子饼、茶点等,几乎都是一口或几口就能吞下。

中餐有很多也非常重视造型,以达成小而美的效果。

严格来说,物哀其实出自中国魏晋时期的典籍,只是日本人将其误用而已。岛屿民族因地理扩展空间不大,个体不得不与他人相互包容而存在,从而产生自怨自艾的心理。这种心理大陆民族也有,但很难成为主流。

问题的重点也许不在微型食物,而在于日餐总能制造出新话题,让人们被动参与讨论,这样就形成了信息传播中的“流瀑效应”,也许你很不赞同,但你也能意识到日餐不一样。这样的争议话题多了,日餐的影响就越来越大。相比之下,中餐不仅不善于制造议题(而且一出议题,就是食品卫生、虐吃等负面议题),而且很少有形而上的东西。只好你辣我比你更辣,你便宜我比你更便宜,这么做下去,大家都成了路边摊。

中餐应该多制造一点文化议题,引领社会风尚,否则将来很难与日餐竞争。

    相关阅读

    • 立灯
    • 客厅立灯
    • 立杆灯
    • 立地灯
    • 立构灯
    • 古代立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