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机网,丽江,街机游戏,移动电源,大使馆

移民瑞典后悔死了,为什么有些人会移民去瑞典?瑞典移民有什么优势?


时间:

成人先前学习认定研究:以瑞典移民政策为例

2017年05月30日 来源:《中国成人教育》 作者:朱敏

作者简介:朱敏(1979- ),女,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讲师,研究方向:比较成人教育、终身教育、终身学习、学习型社会理论与政策等(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全球范围内移民现象的增加促进了劳动力流动与就业市场的国际化,审核并认定移民劳动力的教育和职业资格成为移民接受国必须处理的工作之一。本研究重点分析了先前学习认定策略在瑞典移民资格认定中的具体运作机制、成效和问题,总结和提炼出其基本使用特征,并就其对我国国家资格框架建设等工作提出启示和思考。

关 键 词:先前学习认定 移民 资格

标题注释: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1年度教育部青年课题“成人先前学习认定研究——基于国际比较的视角”(课题批准号:EKA110398)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一、瑞典的移民概况及先前学习认定策略的出现

瑞典是新兴的移民国家,2012年接收移民82,597人,2013年全国总人口超过965万,其中20%的人有移民背景。早前的移民主要是来自芬兰及其它北欧国家的外来务工人员,但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难民身份的移民者数量增加(主要是来自智利、中东、南斯拉夫等地),出于人道主义的工作安排是当时瑞典社会应对移民问题的首要任务。20世纪80年代中期,瑞典遭遇国内经济危机,随后90年代知识经济的兴起,直接促发了瑞典经济产业结构的后工业化转型,这使得一直在传统工业岗位工作的老、新移民都遭遇了严重的失业,生存危机引发了严峻的社会问题。为了有效地应对经济危机,缓解就业,加上瑞典政府长期以来所奉行的社会融合政策,瑞典政府加强了对移民人口的管理。在劳动力流动与就业市场,管理的基本策略之一就是在移民的教育和职业培训中实行先前学习认定(Recognition of Prior Learning,简称为RPL),使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尽可能地继续参与到工作和学习中,以改善生存状况,同时提高个人素质,满足瑞典劳动力市场的要求。

瑞典的先前学习认定概念于1996年从法国引入,在瑞典成人教育创新计划(Adult Education Initiative,1997-2002)委员会的首份报告中开始启用,它指的是“对个体通过任何方式所获得的知识和技能的结构化的评价、评估、记录和认定的过程”。1997年,瑞典成人教育创新计划正式开始实施,先前学习认定策略在许多陆续开发的地方性项目中开始投入使用。随后,陆续出台的政策不断推动着先前学习认定的发展:2001年瑞典颁布《成人学习和成人教育未来发展法》(Adult Learning and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Adult Education Bill),强调瑞典的任何居民都可以在市立成人教育框架内使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得到认定和记录。2003年颁布《认定法案》(Validation Bill),并于次年成立了国家认定委员会来负责这方面工作,其中包括对移民的先前学习认定。

二、面向移民的先前学习认定策略的具体实施

(一)基本概念

先前学习认定既是方法也是理念,其中涉及教育学习和培训领域的诸多重要概念。在此主要论述以下三个基本术语。

1.资格(qualifications)。资格一般意义上指的是对一个人胜任某工作或达到某种条件和标准的认可,核心要素是经历及其结果水准。随着各国资格框架建设工作的推进,资格一词逐渐引人关注。在瑞典,资格主要指的是正规的教育资格和职业资格,如各类教育和职业证书,这些资格在瑞典已具有合法地位即有法律保障,因此也可以理解为是成熟的正规教育资格和职业资格。用通俗的话说,类似我们所讲的体制内的各种正式教育和培训资格。

2.能力(competency)。能力是教育学习和培训领域的核心概念,无论何种形式的教育学习和培训,基本目的是发展人的各方面潜能,并使之能在实际工作和日常生活中得以拓展和运用。目前从国际范围来看,对能力的重视日益加强,对能力的理解越来越具有情境敏感性和复合性。在瑞典,能力的概念指的是在给定的工作环境中应用知识和技能的能力,是在一定环境中运用所学解决问题的胜任素质,既包括基本的认知技能,也涵盖现代社会的功能性技能(如技术的应用)、人际关系技能和职业伦理素质。

3.认定(validation)。1996年瑞典成人教育创新计划委员会的报告已经明确指出,认定是对学习者通过各种方式所获得的知识、能力、经验进行的结构化评价和认可过程,与传统的通过考试等方式检查学习者是否掌握相关的知识技能的做法相比,认定更具有整合性,因为它强调的是学习的结果,而不管学习者的学习结果是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所获得,它强调学习经验的连贯、衔接和整体性,并看重学习者潜在能力的显性化,看重实际能力(Real Competency)的表现。有研究者以为,该报告中所提出的认定意味着评价的不仅是以能力为本位的正规教育,也包括以经验为基础的能力和技能。意味着评价对象不仅是正规教育体制内的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群体,而是扩展到整个劳动力市场,同时也意味着对社会能力、通用能力的价值认可。

由此可见,瑞典所持有的先前学习认定概念是既包括对传统正规教育和培训的认定,也包括对非正规和非正式学习的认可。随着本世纪初以来国际范围内国家资格框架建设的发展以及瑞典本土终身学习的推进,对于非正规教育与非正式学习结果的认定正在瑞典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面向移民的先前学习认定也被整合进这个过程当中。

(二)不同学习类型的先前学习认定机制

1.先前正规教育的认定。1995年成立的瑞典国家高等教育局(National Agency for Higher Education)负责认定瑞典移民的海外高等教育文凭,即国际教育标准分类第五层次教育(主要指5A学术型),包括至少为期两年学习的本科和至少为期一年的硕士研究生文凭。海外高等职业教育的文凭则相应地由瑞典高等职业教育局(National Agency for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来负责(2013年起,该组织还负责国家框架内的先前学习认定及欧洲资格框架的国家级部门之间的协调工作)。另一个机构即国家高等教育服务局(Agency for Higher Education Services)则负责认定高中层次的正规教育文凭。

这些部门的认定基本机制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量的比较,即对教育系统内学习时间的长度比较,尤其是大学前教育的学习长度起着关键作用。另一种是质的比较,即比较瑞典和移民母国教育系统内部学习内容及其质量(但课程比较和相关课程的评价是另外一个问题)。例如高等教育领域的认定建立在资格和课程的比较基础上,具体包括:项目学习年限、难度水平、学位论文或项目、学习目的(就业还是继续深造)、文凭颁发机构的资质等。如果移民认定的目的是继续学习深造,则文凭资格的认定需要根据瑞典高等教育条例、里斯本协定及瑞典高等教育机构学会制定的认定原则由各高等教育机构来实施。

认定并不意味着申请者被授予了一个瑞典学位,而是被视为与瑞典相应资格的等同(equivalent)。2011年,来自137个国家的5000多名具有高等教育资格的移民申请认定,其中4150人最终获得了与瑞典本土教育体系具有同等效用的资格认定说明。对海外高等教育文凭的接受(acceptance)被认为是对移民专业能力的最高认可,相当于申请者拥有一个瑞典本土的相应文凭。2011年起,类似于教师、医生等需要行政许可执照的职业文凭是由国家相应行业的主管部门来负责(之前由高等教育局负责认定),例如国家卫生与福利委员会负责认定医生等相关职业,教师职业则由国家教育部门负责认定。

2.先前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学习的认定。先前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学习可以作为进入多种不同高中后教育的起点路径,以非正规方式进入瑞典高等教育的通道主要有三种:(1)专门评价(special assessment):通过考察个体的实际能力,使其获得小学和中学教育阶段的学分或资格,从而使个人满足进入普通或专门高等教育(继续教育)的学历要求。(2)民众中学(folk high school):民众中学是瑞典成人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类学校提供非正规的教育,在学生的入学条件、毕业要求等方面都有自由裁定权,为许多无法进入正规教育系统的人提供了另一个学习机会。(3)25-4制度:该制度开始于1977年,当时主要是给25岁及以上,没有获得高中文凭但具有4年工作经历和高中水平瑞典语或英语水平的成人提供补充性的进入高等教育的机会,四年的工作经验经评价和认定可以获得一定的通用学分(general credits),大学和学院可以决定自己的选择标准,通过这种途径进入的学生最多只能占到学生人数的三分之一。2007年,瑞典高等教育条例对此进行了修正,改为在实际能力评价的基础上决定申请者是否可以进入高等教育。

2007年,国家认定委员会专门在调查地方各种先前学习认定实施项目的基础上,初步拟定了先前学习认定的一个四步骤的模式(见图1),用以指导先前学习认定机构的相关工作,并给不同地方认定机构之间的工作提供交流的基础。尽管国家认定委员会后期解散,但其所提出的四步骤认定模式在瑞典仍旧具有普遍性的使用价值。

上述三种措施和认定模式并非专门针对移民而设置,但是瑞典对移民的管理策略是统合在全民通用管理措施之下的,因此上述措施同样对移民的非正规和非正式学习认定发挥着作用,为他们提高就业能力或者获得高等教育文凭提供了机会。

近年来,随着瑞典与欧盟教育领域整合计划的推进,瑞典所有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等都可以很好地通过欧洲资格框架和欧盟职业教育培训框架体系得到认定,加上瑞典国家认定框架的逐步建立(见表1),使得针对移民的认定有了更多的管理和制度保障。

三、瑞典移民先前学习认定工作的成效与问题分析

瑞典各级政府和相关机构为移民提供积极支持,进行以项目为载体的实践探索。例如大斯德哥尔摩地区的布特许尔卡市在2001-2005年试点项目结束后,甚至将认定转成了常规性项目加以连续实施,被视为瑞典移民认定工作的成功案例。许多大学和高等教育机构为具备学术学位的移民提供补充性课程,使他们更好地应对劳动力市场。在瑞典政府2009年的预算中,拨款650万欧元用于增强高等教育2009-2011年度这方面的工作,许多参与该项目的移民最终在收入水平上获得了大幅提升。关于认定的成效,2012年,瑞典高等教育局的一项研究指出,认定有助于大多数的移民更好地筹划未来生涯发展,为之提供了更好的起点,也增强了个体自尊。但认定工作仍旧面临一些问题。

第一,瑞典语的掌握和认定过程对认定结果会有影响。先前学习认定过程大多数情况下是需要通过语言来沟通的,因此移民必须花费时间和精力掌握基本的瑞典语,尤其是专业知识方面的瑞典语。但是认定过程中的语言要求非常灵活,因专业而有所差异,比如安保工作对语言要求更高。认定方式是总结性还是形成性也会影响对语言的要求进而影响最终认定结果,如果这种先前学习评价是总结性的,则对语言的要求更高些,申请对象很可能面临能力被误解的极大风险。如果认定是形成性的,则对语言的要求和认定的风险都低些,因为后期的学习项目中还会有其它不同的评价活动采对申请者的能力评估加以补充。语言要求的这种不确定性,在一定程度上又容易成为认定过程不公的合适借口。近年来,在研究的推动和政府政策调整的背景下,移民先前学习认定的语言问题逐步得到解决。例如现在所有新移居瑞典的人都有权获得免费的瑞典语培训,市级政府每年在此项目上花费达2.25亿欧元。

第二,由于雇主对先前学习认定方法和标准的不信任和瑞典就业市场强烈的本土保护,移民的就业率一直不高,失业风险大大高于本土居民。统计数据表明,20世纪90年代末期,来自亚洲和非洲的移民就业率仅是瑞典本国居民的60%左右,2003年,移民失业率高出本土居民近7%。2011年的一项调查也指出,无论在就业率、失业率,还是从劳动力市场的人口结构来看,瑞典本土居民均处于优势,这一优势尤其在25-55岁年龄阶段群体中表现明显。瑞典本土学者指出,瑞典移民先前学习认定过程出现了“选择性接纳”(selective inclusion),选择的基本依据是瑞典劳动力市场的劳动力需求,即使认定通过,多数移民也很可能陷入原有职业技能等级被降低、雇主和市场对认定的结果缺乏信任等境遇。因此,有研究认为,相比移民资格认定的制度与技术问题来说,无偏见的社会接纳和包容环境更是需要重视的现实问题。

四、瑞典移民先前学习认定策略的使用特点及其启发性思考

(一)瑞典移民政策中先前学习认定策略的使用特点

1.以应对经济问题为先,兼顾社会融合的政策考虑。成人先前学习认定被普遍认为是实现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的有力措施之一,因为它持有开放的学习理念、尊重成人学习者的主体地位及其学习经验的价值,倡导能力本位。然而各国采用先前学习认定却各有背景。比如,首倡先前学习认定概念的美国,当初(20世纪70年代)主要在于认识到成人经验学习和学术教育的同等价值,而现在美国政府和公共部门日渐对成人先前学习认定感兴趣则在于它在提高成人大学生毕业率方面的明显实效。

瑞典的先前学习认定直接的目的是为了应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出现的移民失业,及预防由此而产生的社会问题,同时也是为了缓解本国劳动力短缺的困境,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该策略会在以失业人口为主要对象,旨在提升成人教育规模和改进成人教育质量的“成人教育创新计划”中启用。此外众所周知的是,瑞典政府长期奉行社会融合政策,一直较为重视移民人口的管理也是基本背景之一,例如瑞典近年提出的劳动力市场融合政策就提出,其目标是不管劳动力种族和文化背景如何,保证所有人的权利、义务和机会平等。由此可见,瑞典在移民群体中采用先前学习认定策略主要是基于劳动力市场变化和维持社会融合政策的双重考虑。当然,这两个方面在政府政策的制定中实质是相互关联的,因为增加就业本身就是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的一项重要策略。

2.对先前学习认定持比较开放的理念,但实践中存在限制。国内外学界至今对先前学习认定的认识尚在争议当中,各国政策中的取舍也各有不同。瑞典的先前学习认定概念直接承自法国,指对学习者通过任何方式所获得的知识、技能和能力的结构化评估过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瑞典的先前学习认定概念倡导的是开放的学习过程,既包括正规教育,也包括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学习;重视的是学习者所实际获得的学习结果。从理念上来看,这种观念是开放的,体现了终身教育横向融合的基本精神。但是进一步分析实践不难发现,尽管这种认定过程的输入源是开放的,但是它的评估过程却是结构化的,比如需要在学习的内容、学习量等方面和已有的瑞典本土标准相比较;哪些移民群体可以通过先前学习认定获得就业或教育机会也要按照瑞典本土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和移民群体本身存在的技能价值得以确认。就目前来看,这种认定过程的价值取向更多的是偏向市场需求导向,真正的以学习者为本的学习成果认定机制还未有效建立。

3.有较为充分的制度和技术保障。先前学习认定到底怎么做?首先是一个技术问题,比如如何识别申请者的有效学习成果、如何判定学习证据材料的有效性、如何给予其学习结果以适当的学分等,这些都需要学习结果测量、学习过程管理、学习成果计算等方面的技术支持。瑞典的移民先前学习认定给我们提供了一些示范,比如国外高等教育证书认定中的量和质两种对比评估方法,针对非正规教育成果的专门评价方法,以及在各种地方经验基础上提炼出来的先前学习认定四步骤模式等。常用的具体方法还包括面试、自我评估、书面测试、陈述、档案袋、观察、模拟等。此外,由于学习成果认定涉及正式教育和职业资格的获得,而资格的获得是国家行政法律许可的事务,因此这一策略的实施还需要必备的制度保障。自1997年实施以来,瑞典政府从2001年起陆续推动相关政策出台,组建了专门的国家委员会来推动,并在近年的国家资格框架建设中融入了移民的先前学习认定策略,为先前学习认定策略在移民政策中的使用提供了较为充分的制度保障。

4.重视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但需加强社会层面的文化认同。任何一项新的大行动或策略的实施,不仅需要国家层面的各方面支持,其最终的落实都需要各级各类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的理解、接纳和行动。从国家层面来看,瑞典政府基于其劳动力市场平衡和社会公平政策的考虑,在必要的时候引入了移民先前学习认定策略,并在政策、制度、经费、技术等方面都提供了国家层面的及时支持,但是雇主对于先前学习认定策略的不理解、不太信任,以及社会文化中存在的本土保护观念,最终使得这一策略的预期效果打了折扣。

(二)启示与思考

瑞典面向国际移民的学习成果认定政策是和本地居民的认定统合在一起的,基于这一基本背景,本文认为其对于当前我国正在努力探讨的旨在实现各级各类教育相互衔接贯通的国家资格框架的建设、解决失业人口再就业工作等具有探讨性价值。

1.赋值成人学习者的学习经验,提高学习的经济性和有效性。采用先前学习认定,使资格认定面向所有学习结果开放,可以提高正规教育系统的效率得到了国际经验的普遍认可。学习的经济性指避免不必要的重复学习,并且以学习者为主体,连结、沟通学校内外的完整学习经验,为学习者的生涯发展、学习效率带来好处,同时也可以为国家、组织去除不必要的学习和培训成本,最大程度地获取和利用现有人力资源。我国是人力资源大国,就业工作年年面临巨大压力。在推进失业人口再就业工作中,适当采用成人先前学习认定策略,有利于充分挖掘失业人口的潜在能力,排除不必要的重复性培训,找到真正的培训需求,从而提高培训工作的针对性和效率。另外,许多劳务输入城市也面临提升流动劳动力的学力问题,充分利用成人的工作学习经验及其成果,将其嵌入流动劳动力高一级学历或职业资格证书的获得过程中也是可以考虑的措施之一。

2.实现各类学习成果的贯通,促进学习的多样性和完整性。早期的先前学习认定重视的是对学习者正规教育以外学习成果的认定,且主要是基于经验的学习成果的认定,但是随着学习形态本身在学习型社会中的变化和发展以及信息技术所带来的学习形态的弹性和渗透性,目前国际上先前学习认定的关键转移到了学习时间节点和各类学习结果正确的鉴别和评估,即在新的学习计划开始之前,有必要同时对先前所有正规、非正规和非正式学习成果有一个完整的认知和科学的评估,从而为学习者新的学习提供更准确的起点,使其获得更有针对性的学习指导。这一认识和技术转变实质上可以促进个体学习者各类学习成果的连结和贯通,进而使学习者本人和教育工作者都逐渐认识到,只要个体能从各种不同的学习机会中获得真正的学习成就,不同环境中的学习都是有价值的。美国评价和课程理论专家拉尔夫·泰勒(Ralph W.Tyler)基于对课程开发目标模式的反思就曾提出,学校只是教育系统的一部分,一个人在家庭、学校、社会活动、社会、从事的短工或职业、宗教、阅读、听音乐、看电视等活动中的经验都应纳入整个教育系统,这些经验同样可以获得知识技能、习惯态度和基本价值观,学习型社会的构建和发展,需要我们树立新的学习成果观,并通过有效的机制实现各类学习成果之间的融通。

3.推进学习成果认定的技术和制度保障。先前学习认定不仅需要学习理念的转变,更需要在学习成果评估技术、学习管理、制度保障上给予支持。目前国内某些教育和培训机构内部或机构之间存在的一定程度的学习成果沟通基本上都是内部行为,是组织者之间的契约,但是当这种衔接贯通的结果最终要融合进法定的资格授予当中时,明显缺乏技术支持和管理、制度上的保障。天津南开区对多名社区工作者的工作学习成果进行鉴别、认证,帮助他们获得电大社会工作专业的相关课程学分,但是研究者提到:互认的学分能否真正实现免学免考和学费的减免,如何把认定后的非正式学习成果存入学分银行,按照什么标准进行存储、积累和转换等等,这些问题还需要国家开放银行进一步深入研究。由此可见,他们的工作明显缺乏更为上位的政策保障。例如我们没有相关制度规定必须对学习者的任何有价值的学习成果给予合理认定,也没有机构专门负责管理类似事务,对认定的基本原则和操作流程也没有做规范。因此要想在先前学习认定实践过程中加以推进,就必须同步建设国家或至少是省级层面的制度规范和开发必要的评估工具和程序。在目前国际上已有的建设国家资格框架的国家和地区中,以立法、设立专门组织机构等保障先前学习认定策略的使用和推广是普遍做法之一,显然我们在这方面尚存在很大不足。

4.推进尊重各类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文化。传统上,我国历来重视制度范围内的学校教育,即使是学校职业教育至今仍在争取社会认可的道路上奋斗,更不用说非正规教育、非正式学习经验的价值发现。但是现今社会的学习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线上线下的方式混合,非正规教育和培训需求的暴涨,各种学习形态和学习方式的融合和嵌入,都使得对教育和学习的正规性、非正规性、非正式性的严格区分产生了怀疑。在这种背景下,确认以学习结果为导向,科学认识学习成果的观念正当其时。各级教育学习利益相关者都需要在新的学习观上突破传统的认识瓶颈,真正领会终身学习的内涵并践行到实处。此外,这种文化的形成和知识的普及也会大大减少包括先前学习认定在内的诸多终身学习推进策略的社会成本,从而有助于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更好更快地达成。

参考文献:

[1]赵广俊.谁动了瑞典移民政策[N].光明日报,2013-02-24.

[2][3]Anke Schuster,Maria Vincenza Desiderio,Giuliana Urso.Recognition of Qualifications and Competences for Migration[R].Brussel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2013.

[4]Andreas Diedrich.Translating Validation of Prior Learning in Practice[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felong Education,2013,(4).

[5]Henrik Emilsson.Noquick Fix:Policies to Support the Labor Market Integration of New Arrivals in Sweden[R].Washington,DC and Geneva: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 and International Labor Office,2014.

[6]Per Andersson,Andreas Fejes.Mobility of Knowledge as a Recognition Challenge:Experiences from Sweden[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felong Education,2010,(2).

[7]Rebecaa Klein-Collins,Judith B.Wertheim.Growing Importance of Prior Learning Assessment in the Degree-Completion Toolkit[J].New Directions for Adult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2013,(14).

[8][美]拉尔夫·泰勒.课程与教学的基本原理[M].施良方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

    相关阅读

    • 英国移民需要什么条件
    • 移民美国需要什么条件
    • 雅加达是哪个国家的
    • 华人在瑞典的生活情况
    • 移民挪威兰后悔了
    • 瑞典投资移民